文/吳曉樂 1994年,《紐約客》做了一項民調:生下一位功成名就、有交心伴侶及子嗣的同性戀;亦或生下一位未婚、或婚姻失敗而沒有子嗣的異性戀?有三分之二的父母選擇了後者。今年是2017年,我倒是興致盎然,若再做一項民調:擁有一位註定未婚,卻始終自得其樂的小孩,亦或是在婚姻中飽受苦痛、糾扯,終其一生均維持已婚身份的小孩? 人們要做出怎樣的評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