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夜透 紫 托共主之福,村民每次收割都會抽出一點送給我,說是給射日英雄的禮物,所以我和妻子基本上不愁吃用。但我照樣外出打獵,嫦兒也照樣織布、養小雞小兔。我們只想像對普通夫妻般白頭到老,當然,如果能生幾個小孩就更好了。 可是老天爺好像有意玩弄我們。我有時會想,是不是昊天上帝還在氣我射下了金烏,所以不肯給我孩子呢? 就算如此,我跟嫦兒還是活得很幸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