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德愉 過年前,在朋友的辦公室裡看到一個別緻的年節禮盒:小包裝兩公斤白米,上面還貼著可愛的插圖,一個戴著斗笠的農夫抱著愛心。 「這是鄭性澤種的,他現在在苗栗當農夫呢。」朋友說。 朋友要送我,我說,不用不用,我去看他吧!從二○一七年宣判無罪以後,好久沒有阿澤的消息了。 阿澤的老家在田中央,導航上沒有這個門牌號碼,所以我們約在附近的宮廟見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