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書青鳥】紙本印刷復活!印刷術的再創作──它永遠對不準,好比人生

文/華正函 「工作室取名為O.OO,是Out Of Office的意思,希望可以胡思亂想,盡情做有趣的事,同時也是『0.00』之意,像是把自己清空,專職做印刷的感覺。」O.OO Design & Risograph ROOM負責人小四以工作室命名緣由作為講座的開場,談到自己運用Risogra…

【張耀升之黑是最溫暖的顏色】他們在黑暗中無聲歌唱:談台灣電影史上最偉大的電影修復版《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文/張耀升 歷經超過十年的修復計畫後,美國標準收藏公司終於在今年三月推出完整修復版長達237分鐘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距離當初上映的1991已經過了25年,《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魅力毫無減損。 無論電影美學或時代意義,這部楊德昌的作品都是台灣電影史上最偉大的電影,如今終於以數位修復的完整面貌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