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胚胎,我寧願出生在一個有充分墮胎選擇權的社會。 我還以為這很明顯。如果你出生在一個能有充分墮胎選擇權的社會,代表你的家長不是礙於法令禁止墮胎,才不情不願把你生下來。 當然,我同意生命有價值,但身為生命的持有者,我得要有好日子過,才能感受到生命的價值。這再現實不過,若你生命的價值,要拿我活著的痛苦去換,那我只是你的祭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