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能遮掩一切過犯……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

文/兒童文學工作者 劉清彥 人不是因為擔心死才寫作,而是擔心死後沒有留下什麼痕跡。 ——赫林姆 談到寫作,這本書的作者尤金.葉爾欽,提到德國作家赫林姆這句話對他的影響。 二十七歲以前,尤金.葉爾欽的人生都在蘇聯度過。他在那裡出生、成長和接受教育,親身經歷了政經環境的變遷,也從家族長輩與他們遺留的各種…

在史達林統治的時代,被冠上社會危險分子之名還算是好事,就怕連命都保不住!

文/尤金.葉爾欽 二○一三年夏天,我在美國密西根州的奧克蘭大學,發表了一場關於史達林主義的心理與情緒影響的演講。學生們都倍感震驚,儘管俄羅斯人民受到自己政府殘酷無情的迫害,卻從來不敢公開表達反政府的言論或尋求公義,少數敢說的,也只敢私下議論或竊竊耳語。 演講結束後,有一輛車負責送我去機場。司機將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