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丁.米勒;譯/林硯芬 我母親用她的著作踩到了當時的時代痛點,這是第一次有一個精神分析學者敢於直面攻擊父母身為教育者的行為,她藉此將孩子的視角完全導入心理學之內。父母對孩子的情感剝削遭到了譴責,社會上心理疾病廣佈的責任被歸咎於父母,我母親強調每個孩子都應擁有發展自我的權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