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京都住兩年,做一部與台灣有關的金馬獎得獎動畫;到內蒙古找大象,拍一部與人生有關的金馬獎得獎電影。那些亮眼的獎項,來自靜默沉潛的文字,或許是自我探究的散文,或許是反映生活的寓言。 人生在世,有些時刻得成為為了領獎走進聚光燈下、舉手投足都被放大檢視的焦點人物,更多時刻雖然身處聚光燈外,但很明白典禮能夠順利進行全靠自己卯足全力。聚光燈裡的不見得表裡如一、聚光燈外的不見得無足輕重。 完整文章
文/林蔚昀 開始讀《字母會C獨身》,是在某一天的凌晨兩三點。夜深但不人靜,我一邊等電腦的系統更新,一邊做家事。 有一個月了吧,我常在深夜煮飯、洗碗、打掃。這樣,隔天的白日會過得有餘裕。有了餘裕,家庭生活就少點衝突、糾紛、眼淚和尖叫。 當然是要犧牲睡眠的。長久以來,我一天只睡四個小時,隨著工作愈來愈忙,這四個小時慢慢變成三個、兩個、一個小時,或幾乎沒有。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京都一開始是不習慣的…在那個地方,天黑之後,在自己六疊大塌塌米的房間裡,好安靜好安靜,安靜得受不了……」《京都寂寞》的作者宋欣穎,用如此的開場,回憶著剛到京都的那段日子,原以為接下來的對話,也會延續著感傷的藍色情調,但沒想到,話鋒一轉,她娓娓道來的卻是這個城市如何療癒了她,並為她開啟人生下半場新可能的動人故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