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安東尼.波登 在這個島上,有個男人比這世界裡的任何人都還有洞見。他是藝術家,天才,能力過人,把這群有錢人狠狠地削了一頓。為了討論,我們在此就姑且稱他為羅伯吧,他把所謂的「希普利亞尼[1]商業模式」(Cipriani business model)做了最極端但合理的延伸。他立下的典範,在某些方面給了我力量,幫我忍下了這一切。 完整文章
從 2005 年起,我幾乎每年五月都去紐約,或參加美國書展、或拜訪客戶。過去我總是住在 Scarsdale 的親戚家,每天得搭通勤火車進城,以 42 街的中央車站作為一切行程的起點。今年是頭一次住進曼哈頓的旅館,選在 29 街和百老匯的交界,誤打誤撞找到一家很有設計感的潮店。因為住在城裡,每天晚上都排了飯局,對紐約的飲食文化也有了新的體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