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澤爸(魏瑋志) 有天早上,女兒有點感冒,很輕微但昏昏沉沉的起不來。由於,澤澤要提早到校擔任糾察隊,我先送澤澤上學,再回來接女兒,順便讓她多睡一會兒。 回來後,老婆對我說:「女兒問可不可以請假,因為她還想睡。」我直接去房間關心女兒。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