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漫遊者編輯室 巴黎的拉謝茲神父公墓裡,許多舉世聞名的文學家、音樂家、哲學家長眠於此,走到深處會見到一座飛翔的亞述天使雕塑,渾身布滿唇印,那正是異鄉人王爾德長眠之處。這位才華橫溢的作家即使在百年之後,仍然吸引了無數愛慕者到他墳前祭奠。 一八五四年,奧斯卡‧王爾德(Oscar Fingal O’Flahertie Wills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要是尋歡作樂算是快樂的話,我確實很快樂。我如此活著,也如此死去,如今我死了,他們便把我立在這兒,這裡高得讓我看得見這座城一切的醜陋和苦難,儘管我的心是用鉛做的,我仍然忍不住掉淚…… 小時候,每個人多少都看過一兩本童話故事書,但總會有那麼一本,能在幼小的心靈中埋入深刻的種子,也許不會馬上萌芽茁壯,卻總會在適當的時刻去開花綻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