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認為哲學沒有標準答案╱正確答案,不同人對此有不同反應,有些人因此崇拜哲學,有些人因此認為哲學值得挑戰,有些人因此認為哲學是浪費時間。哲學有標準答案嗎?不管有沒有,這代表什麼?這些問題不好回答,只能一次回答一部份。 所以我今天來回答一部份。有些人認為哲學沒有標準答案,是因為他們相信「電車問題」(trolley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你喜歡手塚治虫的《原子小金剛》,可能會覺得很替機器人抱不平;如果你看過《攻殼機動隊》(動畫,不是好萊塢真人版),可能會對劇中的「傀儡師」要求公民權利感到疑惑;如果你看過《駭客任務》的前傳動畫《二度文藝復興》,可能會覺得人類活該被機器當成電池;如果你是《真實的人類》或《西部世界》之類影集的粉絲,那麼你大概會覺得人類死不足惜。 完整文章
魯克萊修(Titus Lucretius Carus)是古希臘的詩人,用詩作闡述自己對宇宙的看法。在他遺留的著作裡,有一個看法引起大家注意。魯克萊修相信宇宙是無限大的,這並不稀奇,稀奇的是他為此提出的論證,妙到近乎嘴砲。 魯克萊修之矛 假設宇宙有邊界。 假設你站在宇宙的邊界旁邊,拿出一支標槍,往邊界丟,當標槍飛到邊界處,要嘛它穿過去,要嘛它彈回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中秋連假,為了不讓高速公路塞車,所以有關單位規劃了減價或免費時段──大多是深夜,也就是本來的道路使用離峰時間。 這個意思是:如果駕駛人願意付出自己的睡眠時間、在車不多的時段使用高速公路,就會減少在其他時間使用高速公路的車輛數目、減低塞車發生的可能,所以有關單位提供減價或免費的獎勵。 完整文章
這個月為了準備課程,重讀王文方的《語言哲學》,這本書2011年出版,大概是目前中文世界唯一一本語言哲學入門概論。 讀研究所時,語言哲學(philosophy of language)曾經是我研究計畫的可能選項之一,但後來沒有真的做下去,而是轉向了形上學領域的自由意志問題。 完整文章
或許並非總是這樣,但在我看來,哲學討論的特色之一,在於哲學家對於概念定義的執著,這些執著有時候會引起別人不耐煩,例如: 「我們怎麼知道昨天的我和今天的我是同一個人?」 「這什麼鬼問題?同一個身體就是同一個人啊!」 「那如果昨天午夜時我的記憶和阿福互換,那今天我身體裡的是阿福還是我?」 「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 對哲學家來說,如果要了解「同一個人」(又稱「人格同一性」、「personal 完整文章
前一篇文章〈思想實驗與《維根斯坦的甲蟲》〉我初步介紹了思想實驗(thought experiment),並提醒大家如何了解個別思想實驗的「初衷」,來讓思想實驗能順利達成它們的功能,例如協助推論、釐清概念等等。在這篇文章裡,我們要來談一些比較進階的東西:哲學家處理思想實驗的技術。 思想實驗在道德哲學上的常見用法 完整文章
不管是寫哲學文章還是演講,思想實驗(thought experiment)大概是我最常用來說明哲學的方式。思想實驗透過明確的假想情況,來引誘出人的直覺(在這種意義下,也被稱為「直覺幫浦」(intuition pump),或者推論出有意義的結果。 由《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的作者桑德爾(Michael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