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語言何其匱乏。身體也許解放,性的語言卻一點也不

文/蔡易澄;人物攝影/汪正翔 從前從前,有個女孩的「心生」 夏日炎熱,張亦絢點了杯熱拿鐵,小心翼翼地啜了幾口。談話時有點緊張,字字斟酌,像要努力抓住最精準的詞語。但也不時愛開玩笑,說沒幾句便惹得我們全場大笑。採訪沒多久,被問及辛辣的問題,她手邊微微一震,一不小心就把拿鐵灑了出來。 她笑著說,連咖啡都…

「時間到了,一開始寫就要一氣呵成。」──專訪張亦絢

文/犁客 「我認為創作者要有點蠻不講理、自行其是;」張亦絢說,「要有這個決心,而創作和這個決心有關。」 張亦絢在巴黎拿到的學位是電影及視聽研究所碩士,大學唸的是歷史,發表過短片和紀錄片、劇本和散文,但最令人眼睛一亮的,可能是她的小說創作。 「我功課還不錯,所以家裡會有期望;」張亦絢回憶,「高中本來就…

《超譯尼采》的作者說,沒有人可以從權力的網絡逃開

文/白取春彥 傅柯知名的著作《規訓與懲罰:監獄的誕生》(法語書名為《監視與懲罰》)一書,是透過歐洲懲罰形式的變化,討論權力機制的質的變貌。 在過去君王統治時代,對犯罪者的懲罰基本是採取殘酷手段,對犯下重罪者執行殘虐的公開死刑。 以身體的刑罰徹底讓人民知道誰才是支配者,以可能會被殺的恐懼心理來統治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