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沒讀過我作品的朋友,大多覺得我這個人蠻陽光的,讀過我的作品但沒有親身認識我的讀者,大多覺得我這個人蠻陰暗的;」張耀升說,「所以沒讀過我作品的朋友知道我寫的小說後,都覺得很訝異,而只讀過作品的讀者在認識我、發現我沒有那麼陰暗之後,有時會覺得生氣──好像自己受騙了一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閱讀文學的樂趣,」張耀升這麼說,「會在討論中出現。」 獲得許多文學獎項的小說家張耀升,本來並不喜歡文學,因為中學時代的國文老師總要他們在作文裡頭放成語,「一個成語五分,放二十個成語就一百分,如果你寫作文都不用成語,那就零分。」張耀升回憶,「那時我很認真寫作文,但故意不用成語,老師每次都給我零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