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善的人在上帝或神明前是如何面對自己?我一直很好奇

文/鍾孟宏 有一次全家人陪同小女兒去某個地方舉行舞蹈表演,一到那裡我才知道這是某個佛教團體位於松山的基地,我心裡面真的有一百個不願意進去,但是我沒有選擇。在一樓把鞋子換掉,穿上室內拖鞋,走進他們的聖地,我臉非常的臭,家人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覺得我就是個性如此。表演場地在三、四樓的某一樓層,我們到達以後…

那年代裡,A片業者真的是一群偉大的人

文/鍾孟宏 以前的 A 片叫「插片」,插不是字面上的意義,是更高深,帶有某種無法設防的感覺。 中華民國以前有個單位叫新聞局,專門在審理出版品,通常這類的色情影片在送審的時候,不雅的鏡頭已經被那些不肖的官員先看完以後,再火速地剪掉了,但是片商還是有辦法把這些片段拿回來,有一說法是片商在送審前已經先自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