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栢青 #張愛玲的愛憎清單 真希望她像我們填高中紀念冊一樣也就罷了,血型寫畸形、星座填博愛座,生日到身高三圍都寫你猜,留的那一句話總是隨緣或是勿忘我,那樣的問答寫得多詳細,終究是空白的。但就是這個空白,才是滿的,很多年後重看,什麼都記不得,資料都是假的,可心裡多滿,多滿足,嘴會笑的,知道那就是青春。只有那時候,滿口胡說八道才是正道。黑白來,最繽紛。但她到底是張愛玲。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