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麗莎.達摩爾博士;譯/曾倚華 在十一月一個寒冷的星期一午後,我和艾莉卡以及她憂心忡忡的母親珍娜進行了一場緊急心理治療。艾莉卡是一名七年級學生,過去幾年間,她時不時會來我這裡看診。那天早上,珍娜打電話到我的診所,說艾莉卡被焦慮壓垮了,拒絕去學校上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