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尤金.葉爾欽 二○一三年夏天,我在美國密西根州的奧克蘭大學,發表了一場關於史達林主義的心理與情緒影響的演講。學生們都倍感震驚,儘管俄羅斯人民受到自己政府殘酷無情的迫害,卻從來不敢公開表達反政府的言論或尋求公義,少數敢說的,也只敢私下議論或竊竊耳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