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貝莉 兩年多前,我跟以結婚為前提的男友分手了。跟他,是百分之百一見鍾情。當時與同居男友分手約月餘。終日如行屍走肉,以淚洗面、不想吃飯,體重直落。那時我連出門有男生跟我搭訕都面無表情,朋友深怕我在靈魂抽空的狀態下,會莫名被帶走,總是盯住、制止他們,彷彿我是無行為能力的病人。平日喜愛素顏的我,卻老是化著精緻地妝,踩著高跟鞋,想要證明我很好、真的很好。 但我好嗎? 我爛透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