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戴季全 ▶▶藝術家是有冒險性的,但是開唱片公司就不一定了──專訪馬世芳(上) 戴季全(以下簡稱戴):比較有趣的是你用的是DIY這個詞,在網路上面有一個自造者運動,那他們那個社群,我覺得你講的這個現象有點符合那個特徵,他是把生產者跟消費者結合在一起,我會自己玩,但是我會消費別人的音樂,別人也會消費我的音樂,所以從這個角度他們是在DIY。 完整文章
採訪/戴季全 戴季全(以下簡稱戴):我接觸音樂的方式並不是像你這麼專心的,主要場域在宿舍,用高速的內網,宿舍內網用大的分享資料匣,那時候已經有大量MP3,但最適規格也還沒底定,有時壓縮地太粗,有時比較細但檔案太大。 完整文章
文/戴季全 《純真》(Purity)這本小說,是一個關於核彈、性愛、自慰、極權、秘密和揭秘的故事。 我有點懷疑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因為讀起來太沒感覺,太像真的。最好喝的威士忌,入喉時像水。最好喝的咖啡,入喉時像水。最好喝的茶,入喉時像水。這本小說就給我這樣的感覺,除了開頭時有點摸不著頭緒,之後讀來極度流暢。但大概就像莫泊桑說的一般,好的小說都是沒頭沒尾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