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涼圓 客人問我:「妳說妳是處女,那怎麼來這種地方上班?找個人嫁了,讓老公養不就好了?」 我一直覺得這種問題由男人開口非常微妙,也就是說,男人們心裡對老婆是外來寄生蟲的設定都這麼坦然的嗎? 我:「如果都是為錢,結婚不就跟賣屁股一樣?那怎麼不說與其嫁人,不如來上班算了?只賣給一個人,萬一他玩膩了叫我簽字離婚可怎麼辦?做客人至少收來的錢都是我的。」 客人:「……妳也太真實。」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