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能遮掩一切過犯……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

文/兒童文學工作者 劉清彥 人不是因為擔心死才寫作,而是擔心死後沒有留下什麼痕跡。 ——赫林姆 談到寫作,這本書的作者尤金.葉爾欽,提到德國作家赫林姆這句話對他的影響。 二十七歲以前,尤金.葉爾欽的人生都在蘇聯度過。他在那裡出生、成長和接受教育,親身經歷了政經環境的變遷,也從家族長輩與他們遺留的各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