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有過崇高的使命,因為我感覺到我心靈充滿無窮盡的力量……可是我猜不透這使命,我沈溺於空虛無益的男歡女愛;我從慾海滔滔的洪爐中走了出來,變得又硬又冷,就像鐵一樣,可是我卻永遠喪失了人生最美麗的花朵,也就是追求崇高目標的熱情。」 ──《當代英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