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在那些時候對開放式廚房感到憂傷,夢想就是這樣的東西,好不容易你走進外國電影日光好大一片打下來通透無比的開放空間,能從客廳一眼望見廚房,眼睛就此通關了,要到第一次真的開伙,才知道淤塞的常常是鼻子,再如何放鬆把自己攤放在沙發上,想放空,鼻腔絨毛卻確實積滿晚餐的蒜頭沾醬味兒和中餐滯留麻油雞香。原來我們在這個太廣闊的世界裡還是容易覺得擁擠,彷彿一片葉子在森林裡,再疏密,避不開自己的綠。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