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憊的間諜與愛說酸話的偵探,一起在沙丘的酒吧喝著香料酒,流著警官之血的一家三代祖孫警員,面對著代表純粹惡意的模仿犯,古籍研究社的節能高中生不怎麼起勁地跑推理馬拉松,發現同一份靈魂穿越手稿,其實有完全不同的閱讀方式,因為小說有八百萬種寫法,就算是被拱上神壇的獨裁暴君,也有鮮為人知的故事。 這回mooTube里長伯化身為間諜女郎!不過,沒出席的臥斧老師告訴大家:一開始就是假的~ 完整文章
有些讀者關注電子書新書上架狀況,可喜的是,目前電子書的新書上架時間,與紙本已經越來越近,而且大多數新近出版的書籍,也都製作了電子書。 而有些讀者更在意的,是從前讀過、聽過的經典書籍,能否以數位形式重新閱讀收藏。事實上,無論從出版社或讀者的角度來看,將沒那麼新的書以及更早之前的經典做成電子書,是更能延長書籍被閱讀的壽命以及節省倉儲與收藏空間的絕佳選擇。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今年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的決選入圍作品集叫《偵探在菜市場裡迷了路》。 這個徵文獎已經辦到第十八屆了,仍有很多人不知道──對推理沒興趣的讀者不知道、對華文創作沒興趣的讀者不知道、從事華文創作但只讀只寫某種「文學」的人不知道,連有些自認關注推理文類的人也不見得知道。 完整文章
故事的主角面對衝突、做出對應行動解決衝突,就會開始發展出情節──很多教人寫小說的書都會提到這個概念。而主角要解決衝突,大概有兩種方向,一是從自己原有的知識技能裡找出對策,一是學習或體悟新的知識技能;當然你可能認為「逃走雖然可恥但是有用」,但這個選項其實也是衝突的解決方式之一,選了這個之後還是要靠原有技能或新學知識繼續──啊不然是要逃去哪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