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聖地亞哥‧羅倫佐;譯/劉家亨 肉慾上的乾涸這檔事馬努爾會再看著辦。然而,除此之外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無關緊要。「無關緊要」這四個字通常會用來形容一個靈魂已經支撐不下去的人,或者一個情緒被糟蹋到了極點、長期萎靡不振的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