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現在的學科越分越細,知識就越來越窄,所以『跨領域』是很重要的,」蔡增家的表情很認真,「科學、自然、人文學科之間相互對話,相互合作,對知識的傳播和思考的靈活都很有幫助。」 主修國際關係的蔡增家,將近十年前在政治大學開了一門通識課,叫「日本政治經濟之研究」,原來想像的課程內容是發揮通識課的特色,從各個不同角度切入談日本觀察,不過這課程名稱聽來就硬梆梆毫無趣味,修課學生人數很少。 完整文章
我格外留意散文作品裡,提到的父與母,以及親子關係。有的父母慈、子女孝,譜出一曲甜蜜的家庭,儘管讀起來不免有縹緲飄浮之感,仍為人間有這麼好的家庭相處模式而欣悅。有的關係不睦,或疏離,或怨懟,讀來驚心動魄,糾結難解,它們寫出我部分心結,不為外人道也的隱隱心事。李煒《4444》、廖玉蕙《後來》等作,因此於我心有戚戚焉。楊佳嫻的散文,也屬此類。 完整文章
眾所週知,臺灣是全世界遠近馳名的「水果王國」,只要跑一趟市場,都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營養又好吃的水果。身為寶島的一員,我們有幸在一年四季可以嚐到許多甜美水果的美妙滋味,而我也對某幾樣水果有很深的印象或者偏好。 當然,文旦絕對是其中一種。它的造型圓潤,氣味清香,是許多人喜愛的水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