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戴季全 《純真》(Purity)這本小說,是一個關於核彈、性愛、自慰、極權、秘密和揭秘的故事。 我有點懷疑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因為讀起來太沒感覺,太像真的。最好喝的威士忌,入喉時像水。最好喝的咖啡,入喉時像水。最好喝的茶,入喉時像水。這本小說就給我這樣的感覺,除了開頭時有點摸不著頭緒,之後讀來極度流暢。但大概就像莫泊桑說的一般,好的小說都是沒頭沒尾的。 完整文章
文/林志垚、沈美君(Business Models Inc. 方略管理顧問執行長、設計總監) 價值主張設計是對誰而言的價值?什麼樣的主張?要如何設計?我們覺得,這本《價值主張年代》談的不只是工具、方法,而是「態度」:更謙卑的同理使用者、更務實的詮釋自己觀點、更積極的面對市場、不斷從反饋學習進步,並使價值產生意義(sense making)。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