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寫作需要風格」,也許就像說「消費需要花錢」一樣,簡直多此一說。的確,這在文學的領域確是如此,但對於「報導寫作」,風格之必要,卻就不那麼理所當然了;畢竟,事件報導的客觀性與寫作風格的主觀性,存有一定程度的矛盾。 不像小說或散文的創作,作者不是巧思布局,就是肺腑告白,風格容或雜沓,卻也百花盡情齊放。但在報導寫作的正統派眼中,風格卻往往是一座禁忌之城、不祥之物,彷彿一提及便生大亂。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