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景突然一暗,畫面上唯一的光線,只剩下照在主角身上的一盞聚光燈。與在黑暗中凝止不動的其他角色不同,身為警察的主角轉身面對鏡頭,打破了第四道牆,開始對電視外面的我們說話,內容除了向我們遞出挑戰書,詢問我們是否像他一樣,已從前面的情節中察覺出犯人的罪行破綻,同時更往往不忘給出一個具有獨特幽默感的暗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