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傅月庵 原刊載於傅月庵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小說是「虛構」(fiction),虛構不盡然無中生有,追溯再追溯,幾乎都有些許根據,以是真真假假,索隱成一派,評論自此而出。小說遂轟轟烈烈,鬧熱滾滾了。 但既稱「虛構」,真實必僅能佔其中一部分,太多了,恐成一種侵犯,當有倫理爭議。 那,以「審判中的謀殺案件」為主題,於此澆消胸中塊壘呢?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對詹宏志而言,旅行的起因可能是讀了某一本書所以想去某個地方看看,旅行的準備當然就是從書裡頭查找相關資訊,而啟程去旅行的時候,也會帶書在旅途中讀。因為旅途中能帶的書數量有限(別忘了還要留空間給「旅途中會買下來的書」),所以詹宏志會先挑過要裝進行李帶上路的書──大致上說來,選擇類型小說,是比較保險的做法。 較年輕的閱聽者,對詹宏志的印象大約是「PChome Online 完整文章
採訪/何宛芳、犁客整理/何宛芳 ►►►續上篇►►詹宏志:我鼓勵大家利用旅行的短暫機會,把自己變成另一種人──《旅行與讀書》專訪(上) Q:您自己希望這本書可以在現在的旅遊書市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或這本書的出現對這個市場有什麼樣的意義? 沒有沒有,這個又說得嚴重了。 完整文章
採訪/何宛芳、犁客整理/何宛芳 寫美食、寫住宿、寫風景也寫所見所聞,旅行的元素,放眼世界,少有不同,旅行的氛圍也總是輕鬆寫意,然而,即使素材類似,烹調的手法與功力,也會讓成品展現各種不同的風味,而為資深讀書人詹宏志的旅行提味的,當然還是那一品耐人尋味的讀書氣。 完整文章
文/詹宏志 好像是一種害怕「落伍」的心情,當我編選完自己關於「旅行」文章的選集之後,第一個「求助的」對象正是我那位為創業栖栖楻楻的兒子。 完整文章
文/詹宏志 我們抵達店面時稍早於預定時間,店中空無一人,我們看見老師傅背著手在店中踱步,嚇了一跳;就在我們被服務生招呼坐上來喝茶時,轉眼間,客人突然間全部上門了,好像約好的一樣。七時一到,我們全部被請上吧檯,吧檯一共十四個位子,坐滿了十三個人,只有一個位子是空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