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佑軒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秋天買的柳丁縮水了,反而潤紅。冬還未春,窗外樟樹茂綠,水仙早開了,花香在讀書之際,時不時都聞得到。這樣的況味讓人浮想聯翩,我準備寫篇散文。這樣的天候原是適合寫散文的。我正在寫散文。我寫了幾個字就停下來了。我怕又寫了一篇其言也善的散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