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徐美愛;譯/簡郁璇 從幾天前開始的疑問接二連三地冒了出來,隨著逐漸逼近看守所,腦中的思緒也猶如線團般逐漸糾纏在一起。 上最後一堂課的那天,善京接到了韓會長的來電。 「李秉道說想見李老師您,您有意願來面談嗎?」 李秉道,聽到他指名自己,善京愣了好一會,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件事太過出乎意料,所以她花了一點時間理解韓會長說的話。 他為什麼找上我? 這是第一個疑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