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當年在仁愛路圓環附近,常常可以看到已故的唐日榮先生,他那豪華霸氣的加長型禮車,就違規停在前不久才歇業的雙聖門口(一來他不在乎被開單,二來就算想守法停在停車格,也沒有夠大夠長的車位,不如隨便停)。但是,在唐先生離開人世之後,這樣醒目張狂的汽車我就不曾再見過了。 完整文章
原本打算繼續連載「戰鬥民族的冬天開心事」,不過5月9日在偌大的俄羅斯聯邦可是個重要的日子,不單放假一天,在全國各地也都有遊行與一連串的慶祝活動,紅場上的閱兵儀式,哪怕是在蘇聯解體後的「後冷戰時代」,依舊年復一年舉辦,並且一樣讓世人的目光焦點集中在此,所有媒體都期待著強人總統普京(Vladimir Vladimirovich 完整文章
俄羅斯聯邦幅員廣闊,面積 17,098,242 平方公里,覆蓋地球九分之一陸地,從東到西一共有十一個時區,意思是當居住在最東方「堪察加時區」的戰鬥民族進入 2016 年時,最西方的「加里寧格勒時區」的同胞們,可能還在趕辦年貨採買跑趴物資,而依時區不同,有的地方則正酒酣耳熱,熱烈慶祝。 而我所在的海參崴,也有自己的「海參崴時區」,這個時區比臺灣快兩小時進入 2016 年。 完整文章
「新年快樂!」跨年時我祝福一起值班的俄國同事們。 「今年是猴年對吧!」有一個比較年輕的俄國同事展現自己的豐富常識。 「還沒喔!現在還是羊年,」我回答她。 「你們的新年是什麼時候呀?」其中一位俄國同事問我,別的同事也紛紛報以好奇眼光。 「二月七日是羊年的除夕夜!所以二月八日一般認為是猴年的開始。不過事實上二十四節氣的『立春』也就是今年的二月四日,就是猴年囉!」我回答大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