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專業都需要訓練,普及也是一門專業,「專家」不會自動成為「普及的專家」。 我大概是少數在台灣純粹靠哲學普及過活的人,意思是說,光靠哲學普及課程和寫作的收入,就能讓我維持穩定生活。大部分的圈內人知道這件事情都滿驚訝的,我想十年前的我如果知道這件事情,也會很驚訝。以下我介紹自身哲學訓練和普及工作的歷程,並分析從事知識傳播工作需要哪些能力。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初大家想了很多不同的名字,」涂豐恩說,「但我很堅持要用『故事』。」 專長是東亞科學史的涂豐恩興趣很廣,對於學術圈要求學者一定要專精在某個領域裡這回事不怎麼自在。「我先前弄了一個臉書粉絲專頁,叫『大人的世界史』,放了一堆我有興趣的東西。」涂豐恩說,「不過做了一陣子,就覺得自己所學有限,應該要多找點不同領域的專家、提供他們所學的精華才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