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的孩子不是自殺,就是被人殺死。

文/陳怡慈 親愛的宇宙, 嗨,是我,妮可,我知道我們不常聊天,但我想談談最近讓我困擾的事。跨性別。不,不是跨性別本身,而是我們被對待的方式,還有,為什麼我們這個不能做、那個也不能做。為什麼大家這麼在意這件事? 首先,為什麼大家這麼在意一個人褲子裡長了什麼?我沒有要談太哲學的問題,但類似的爭論不是已經…

我們越關注優雅,就會變得越優雅,然後發現真正的優雅並不是一種裝飾,而是一種人際互動

文/普立茲獎得主 莎拉‧考夫曼 Sarah L. Kaufman 我們活在一個我稱為「優雅空白」(the grace gap)的年代。現代人生活匆忙,眼睛和耳朵只專注在手邊的電子產品上,常常心不在焉,無暇注意我們的肢體動作和情緒對旁人造成何種影響。這種高度競爭、缺乏耐心的碎裂社會,在許多方面讓人無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