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最早聽故事,大概是幼稚園聽地下電台吧,」遍路文化執行長吳巧亮回憶自己國小前輪流由親戚帶大,曾有對乾爸媽著迷於六合彩,每晚準時聽地下電台報明牌,當中穿插觀眾 call in 講人生故事,「那些故事可精彩了!」吳巧亮笑稱自己小小年紀就熟知《玫瑰瞳鈴眼》般的戲如人生,國小北上與親人團聚、就學時,總覺得班上同學異常幼稚,「還在打架,我都怕他們會不會哪天被砍啊?」吳巧亮開玩笑似地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