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克襄 秋末時,我如常在書房寫作,窗口傳來煞車似的淒厲聲音,尖銳地劃破林子的靜寂。 乍聞時,還以為是烏秋。因為牠善於模仿其他鳥類的鳴叫,聲音又繁複多變。而附近平野開闊,長年下來,總有那麼五六隻來去,有時還熱鬧地聒噪集聚,盤升滑降樣樣都來,儼然形成此區的小幫派。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何經泰 還算清朗的午後,陽光濃烈但不炙人,我從工作室出發,前往金門街的咖啡館採訪何經泰。事前編輯來信敲定下午三點,但我想先熟悉現場氛圍,所以早早出門,在兩點半前抵達。豈料推開咖啡館大門,何經泰一副已經待了許久的模樣,連編輯都已經到了。這是鮮少預見的事,沒人遵照採訪時間,每人皆提早了近一個小時。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