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陳松筠 從奧斯陸峽灣的一個火車站出發,一群人隨著加拿大女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Magraret Artwood)緩緩步行至北邊一座種滿雲杉樹幼苗的森林,見證「未來圖書館」計畫的首次交稿儀式。站在森林裡,愛特伍拿出了她最新的作品《草寫月》(Scribbler Moon,暫譯),親手將文稿交給「未來圖書館」的計劃發起人,蘇格蘭概念藝術家派特森(Katie Paterson)。 I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