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約翰・杜威;譯/胡適 在教育史上,無論那一國,總有一個時代用極殘酷、不人道的方法對待學生的。凡是大人對於兒童,本來一定很愛惜的,何以竟如此殘忍呢?這不是很奇怪的事嗎?我想沒有旁的解說,只有一種,就是兒童的眼光看不見將來的目的,對於所學不發生一點興趣。因此大人若要兒童求學,不得不用種種刑罰去迫脅他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