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當年在仁愛路圓環附近,常常可以看到已故的唐日榮先生,他那豪華霸氣的加長型禮車,就違規停在前不久才歇業的雙聖門口(一來他不在乎被開單,二來就算想守法停在停車格,也沒有夠大夠長的車位,不如隨便停)。但是,在唐先生離開人世之後,這樣醒目張狂的汽車我就不曾再見過了。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你們為什麼要來參加普希金新書座談會?」 這是政治大學斯拉夫語文學系教授、同時也是《普希金小說集》的譯者宋雲森在新書講座上問大家的第一句話。那是個晴朗的週日午後,誠品書店人來人往,《普希金小說集》新書座談雖然不像其他暢銷書那樣爆棚,但也坐滿了一半。 完整文章
文/怪熊 異端東正教神父為同志平權而脫,2014年推出的裸照年曆,不但美感溢出畫面,宗教與情色在定格的那瞬間相安無事卻又劍拔弩張,也讓人看得出神又入神。日前2015年的年曆也推出了,不妨看看宣傳影片。只能說聖服與儀式跟乳膠衣一樣,光鮮的表層緊緊揪住觀眾深埋的情欲,在充滿欲念的運鏡下,聖儀更成了凝止的走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