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澄天 談《鬼地方》之前,我想先談談這個世代文青可能不曾聽聞的故事── 暢銷長銷的程度空前,但不必那麼悲觀認定是絕後的,七、八零世代文青共同記憶朱少麟《傷心咖啡店之歌》,作者曾經四處投稿,遭到七、八家出版社拒絕,直到稿件輾轉到了九歌,當時九歌創辦人蔡文甫先生先讀完原稿,一句:「這小說好看,不必刪。」,締造了一個出版傳奇。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uedehead 知道他在窗台上擺了兩株仙人掌,也開始為花店櫥窗裡膨大的多肉植物留心。經歷一次旅行,之後就沒有停下旅行,臉書上多了廉價航空的粉絲專頁,心總是滿的,夢裡吹來遠方十二月的風,客廳裡擺著行李箱一直沒收起來。心裡頭有張地圖一直在更新覆蓋範圍,原來日子不是那麼死板板固定著的,生活的形狀隨時在改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