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口羊 愛媽們的事蹟早該有人寫了,她們既是拉動了動保組織社群和公部們做為的人,也是最卑微、日日在第一線做那希羅神話裡薛西弗斯苦役的人。 ──朱天心,《狗媽媽深夜習題》推薦序 假日逛市集、花市時,你可能看過志工媽媽帶著一群小狗鼓勵民眾認養;你也可能偶爾在流浪貓狗聚集的河濱公園、橋下或郊外,看過愛心媽媽帶著食物認真的餵養這群無家可歸的毛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