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凡強的人我生活】藝術塑像、雷射雕刻,和滿滿的觀光人潮──戰鬥民族的墓仔埔

狂戀的人有勇氣,不驚一切呦, 無論三更也半瞑,墓仔埔也敢去。 從這首閩南語歌曲〈墓仔埔也敢去〉可以看得出,墓地在華人心中的陰森恐怖,別說夜半,就算大白天的,除非清明或先人忌日,應該也能免則免,沒人想去。當然啦,歌詞中被戀愛沖昏頭的小夥子例外。 特別是每年的農曆七月,華人世界鬼影幢幢,傳說繪聲繪影地描…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天氣這麼冷,當然要出去玩啊不然要幹嘛?!」

雪花鋪天蓋地,交織成一張雪網,連眼睛、嘴巴與耳朵,都「五孔」積雪了呢。 ──果戈理《迪坎卡近鄉夜話‧聖誕節前夜》 俄羅斯的冬天,不時有這樣的天氣,讓你臉上的每個器官都滿是白雪。不過不同於我們老是對於天氣太冷,太熱或太沒變化頗有微詞,雖然俄國人普遍渴望陽光,期待夏季,經常掐指算日子,看看離七月還有幾天…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的冬天麻煩事之其三

「這個敵人,不是別的,就是我們北國的寒冷天氣。」 ──果戈理《外套》 俄國幅員廣闊,冬天天寒地凍的程度也不盡相同,因此對於冬令服裝的要求也有顯著的不同。比方說西伯利亞地區平均氣溫在攝氏 0 度以下的時間長達七個月,西伯利亞居民泰半的時間必須穿著厚重的冬衣禦寒;但是位於黑海濱的索契(Sochi),卻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