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臺北市政府文化局 他們或許是老臺北人,或許來自於宜蘭鄉下,也有中南部的農村孩子,但他們不約而同匯集在臺北都會,他們喜愛文藝,行走於非主流與時代流行之間,尋找自己的使命與認同,純粹的為自己的愛好而奉獻,他們站在時代的風口浪尖,迎向文藝的新浪潮,也面對來自傳統的疑問與責難,從而影響、激勵了好幾個世代。 本展將以 1987 年解嚴為界,展出戰後及解嚴後兩個時代,近百位作家的文青生活。 完整文章
文/楊翠 一九○六年十月十八日,楊逵(本名楊貴)出生於日治時期台南州大目降街觀音廟二四七號,今天台南市新化區老街附近,市場外西北角。父親楊鼻,母親蘇足,父母都是文盲,育有七個子女,其中四個夭折,僅餘楊大松、楊趂、楊逵三個兒子。 「大目降」出自西拉雅族語 完整文章
一、這次年假有九天,打算一定要做和一定不要做的是什麼?(從一定要讀完《追憶似水年華》到一定不下牌桌都可以) 由於人在國外,所以沒有年假!整個年假都將在海參崴繼續「人我生活」! 當然啦,下班後一定會跟同事聚聚,畢竟 Chinese New Year 可是連俄國人都關心的盛事呀! 二、覺得自己在剛過去那年最大的成就是什麼?(從練成單指伏地挺身到終於看過《星際大戰》都可以) 完整文章
「新年快樂!」跨年時我祝福一起值班的俄國同事們。 「今年是猴年對吧!」有一個比較年輕的俄國同事展現自己的豐富常識。 「還沒喔!現在還是羊年,」我回答她。 「你們的新年是什麼時候呀?」其中一位俄國同事問我,別的同事也紛紛報以好奇眼光。 「二月七日是羊年的除夕夜!所以二月八日一般認為是猴年的開始。不過事實上二十四節氣的『立春』也就是今年的二月四日,就是猴年囉!」我回答大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