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河合隼雄;譯/林暉鈞 惡的兩義性,再怎麼論述也無法窮盡。所以我才會忍不住認為,單純地排除惡,會引來更大的惡。然而,撇開「惡是什麼」這種一般性的通論不談,只要身為人而活著,就會遭遇不管怎麼說都「不對」、本人也無法辯解的「惡」。我們必須對這一點有所認知,也因此我們需要「惡的心理學」。小學一年級的江田小朋友也在詩裡面說「我是呆瓜,我是笨蛋/我知道自己做了蠢事」,他認知到那是不容辯解的惡。 完整文章
方東美先生呼籲人們若欲做好學問,則必須特別留意研究「根源性」的學問!直言之,此處所謂根源性的學問所指涉的正是「經學」;而五經中其根本的出處便在於〈易經〉。所以他的意思就是若想在任何學問上有所突破,它的關鍵利器便在於易經;唯有精通易經,活用易經,才有可能在任何學問上有所大突破!大創新!誠哉斯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