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美虹 原諒我年紀大了,我已經忘了和寶爺認識幾年。我只記得,每次為雜誌截稿而半夜工作,或是夜太美而捨不得睡時,寶爺偶爾會從電腦那端敲我,有時是分享他最近發生的事或心情、想法,有時是提個問題……不論聊天的主題是什麼,每次與寶爺扯東扯西總能讓我對著螢幕發笑,因為,這就是寶爺啊! 完整文章
文/梁嘉銘 這天,正在客廳和姊姊玩樂高玩具的肥栗突然轉頭告訴我: 「把鼻,今天數學我只考了 26 分喔~」 「哇靠!這麼高啊,有沒有被老師罵?XD」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沒有被罵。題目好難,反正就是這個分數啦。」她笑著摸摸自己的頭。 「26分,妳有什麼打算?」我問。 「沒什麼打算啊!下次努力一點就好了。」她的回答非常官腔,接著繼續轉頭回去和姊姊玩樂高。 「妳不怕我或馬迷生氣喔?」我又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