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可能舉不出一部臺語電影,卻隱約覺得它是低俗的

文/蘇致亨 「咱本島人上可憐,連鞭(liâm-mi,一下子)日本人,連鞭(一下子)中國人:眾人吃,眾人騎,沒人疼」,在一九八九年侯孝賢的電影《悲情城市》中,男主角陳松勇以這麼一句臺語,說盡被殖民者的悲哀。這是臺灣解嚴後第一部談及二二八事件的電影,也是臺灣電影第一次在國際頂尖影展上贏得殊榮。諷刺的是,…

楊力州:凌波在《梁山伯與祝英台》裡的反串,其實是花美男的最初原型

文/楊力州 《梁山伯與祝英台》這部片,是因為在六○年代,這部女扮男裝的電影,現在看來還是相當前衛。 女兒身的凌波反串現象,在當時如此受歡迎。仔細回看當時新聞片裡人山人海,想要從中判斷影迷是男是女,似乎很難;而電影裡凌波反串的男性形象,我認為是一種情人的理想原型──「他」堅毅不霸道,「他」溫柔卻不柔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