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有些詞我們用得很習慣,但也用得很隨便。

文/犁客 有些詞我們用得很習慣,但也用得很隨便。 試想這個狀況:你到電影院去打算享受一下聲光刺激,左邊那廳在播最新的超級英雄電影,右邊那廳是《魔戒》經典重映,你還沒決定要看哪一廳,倒是聽見兩邊都有自認很有學問的傢伙正在向同行者炫耀(看電影總是會遇到這類愛現的人),左邊的說這部超級英雄電影改編自哪一部…

終於看到一部戲,人物不是在講對白,而是在『講話』。

文/李秉樞;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滿滿咖啡廳,坐落在鬧區中的靜巷。室內斑駁的磚牆下,有著童年的木馬;一旁的書櫃上,陳列幾本你我長大後才讀懂的文學書。角落的植栽,靜靜呼吸。冬日午後,木桌上擺放的檯燈,投遞出一片暖黃。《花甲男孩轉大人》的編劇群,慢慢地訴說起,關於故事的心事…… 楊富閔出版於2…

王小棣:植劇場是一場溫柔革命,但革命尚未結束!

文/Knowing新聞採訪整理 這十幾年來,台灣的戲劇產業一直在惡性循環,市場越來越萎縮,資方也越來越小心,導致不會賺錢的戲就不太可能拍,但只拍會賺錢的片是健康的嗎?惡性循環是這樣解決的嗎?這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個疑問。 在這樣的環境下,真的不太可能顧及到所謂的「師徒制」,為下一代的影劇人才進行培育。因…

金鐘獎女配獎孫可芳:如果我能為一些人說出他們的故事……

文/何渝婷 爽朗的笑聲絕對是小豆孫可芳的正字標記,但說起表演的神情卻是無比的認真,不管是什麼樣的角色,小豆都希望能夠演出某些人的故事,並讓他們有所感觸。 你或是你的長輩是否曾經歷過那樣的年代,因為生活的匱乏,大家每天想著都是溫飽,而那個年代的女人可能為了整個家庭犧牲奉獻,但她們卻很知足,即使生活再苦…

金鐘最佳新人陳妤:我想成為能帶給人們夢想的表演者!

文/何渝婷 不知為何這個女孩身上散發著一股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樣貌,清澈的大眼透露著對表演的熱情及主見,陳妤曾經說過,她認為每個人都要找到屬於自己的樣貌和特質,並且堅持下,否則可能會失去自我⋯⋯   我想成為能帶給人們夢想的表演者! 「無聊女子但偶爾還是有點酷」這是陳妤的粉絲專頁上的簡介,短短…

大家都告訴他台灣電影沒希望,回日本比較好。但他說:「我要當第一個拍國片的日本人!」

文/北村豐晴 我十九歲的時候和女朋友同居過,後來覺得情侶不要同居比較好。但是,這次我跟女朋友很快就同居了。我們找了個頂樓加蓋的套房〈來台灣後,住的第三間頂樓加蓋〉。房間裡只有一張床。其實年輕又剛在一起的情侶需要的是一張床。我們兩個超窮,但非常享受生活,感情很快就穩定了。 那時候,義大利餐廳的同事找我…

透視他人與自己內心的各種陰影(還可以同時吱吱叫)──《積木之家》與恐怖驚悚書展

文/犁客 「說故事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之一」──會這麼說的人有很大比例自己就是創作者,這話聽起來也就有點「從前只要說故事就能過活了真好哇」的感歎。 現代世界承載故事的形式很多,不過古早時代(尤其文字還沒普及、甚至還沒發明的時代),承載故事的形式最主要就是口述;現代世界有一大堆各式各樣故事類型,類型與…

齊聚在暴風雨山莊等死──從《一個都不留》到《天黑請閉眼》

文/犁客 喜歡看推理故事──無論是小說、漫畫、電影還是影集──的讀者與觀眾,對下述場景一定會產生既視感:「一群人各自因為各種原因齊聚某處,可能是某個遺世獨立的高山別墅、罕為人知的神祕村莊、交通不便的離岸孤島,或者什麼莫名其妙沒人在的度假勝地;這群人到達之後,因為天候之類問題,該地的對外交通及通訊完全…

用驚悚推理類型劇與社會溝通,與人性對話──《天黑請閉眼》座談會側記

原載於Fanily,經授權轉載 「為什麼觀眾熱愛推理劇?」、「為什麼大家喜歡偵探小說?」相信是你我心中反覆探討、感到玄妙的思辨,《植劇場─天黑請閉眼》於1月7日下午在閱樂書店舉行首場戲劇座談會,以「為何我們需要驚悚推理?」為命題,邀請導演柯貞年、演員賴佩霞(飾演芳姐)、小說家張耀升、「偵探書屋」店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