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渡 馬蘇迪連續三天夢見他的親人一個接一個地死去。先是父親、繼之妻子、兄弟。第四天,他夢見第二房妻子死了。她的眼睛像花朵,會在寒冷中變色,死前她的雙眸如兩顆熟透的黃燦燦的葡萄。 馬蘇迪醒過來以後,到處請人詳夢,因為他並未娶第二房妻子。但沒有人能給他解答。他決定出發去找傳說中的捕夢者,也許他們可以推斷出夢中的含意。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查禁的原因,本身就是禁忌,這就是「禁忌年代」的特徵。「權威」要變成「威權」就是不容許你問他原因,最後逼得你得猜測他的心思,揣摩他的心思,甚至暗暗討論他的心思,如此才能讓你想得太多、猜疑太多,滿地陰影,最後什麼都不敢做。 完整文章
一、每回過年我都一定要那個!(哪個?) 過年必做的事情,就是一個人在逗點工作室上班,檢查新年度的出版計畫,並且規劃大型帶狀行銷要做什麼。老實說,我喜歡在新年期間工作,因為沒有人會打電話、寫信過來,反而可以清明地思考,會有一種一切就要重新開始的清爽感,真的很棒喔! 二、看馬趕羊(回顧和前瞻是不會講喔?) 馬年:原本因為馬年想不到好聽的吉祥話而煩悶,不料 2014 完整文章